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禽兽轮暴
禽兽轮暴
中四那年,我爸爸病逝,灵堂中,妈妈哭得死去活来,我在灵堂后方看着爸爸的遗体,亲友们上前安慰着我,着我不要太伤心,我冷冷地向他们说,「我看着他,只是想肯定他是真的走了我才放心!」亲友们听到我的话,都吓得鸦雀无声,爸爸走后,我的家就再没有街坊到来聚赌,妈妈终日以酒为伴,平日便依靠政府发放的综援来过活,而我亦不再喜欢在家逗留,只到晚上睡觉时才回到家中

  虽然我的性格很孤僻和倔强,朋友亦不多,但间中亦听到左邻右裏暗中称赞我愈大长得愈漂亮,在村内有很多人背后称呼我做冷美人,不错,我从来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是很冷淡,屋村内的公园和球场常聚集很多不良少年,他们每次见我经过都会出言调戏或吹吹口哨,但我从来不会理会他们,一天,我放学后,如常在街上流连,当我经过屋村公园时,几个平常在公园聚集的飞型青年突然把我拦着,「我们知你的名字叫碧琪,你是住在那座的二十楼,看你常常独个儿四处流连,不约跟我们一道儿玩吧!」带头的小混混色迷迷地说,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,默不作声地把他们撞开后便继续向前行,小混混们怒不可竭,他们一手捉紧我的手臂地说:「臭婊子,在这村内有谁不怕我们,我看要给你一点教训,才知我们的厉害!」几个小混混强行把我拉着,忽然,一个长得很高大的青年大声地呼喝着小混混们,小混混看到这青年,吓得鸡飞狗走,青年行到我的跟前说,「没事吧,以后看到他们便绕到其他的路走便是!」说着便离开了。

  过了几天,我途经球场,看到那青年独个儿坐在球场旁,我缓缓地行到那青年身旁,青年擡头看着我,我冷冷地向他说「多谢你上次给我解围!」青年示意我坐下,我俩默默地看着球场的人踢球,青年首先开声说,「我叫伟明,住在那边的十八楼,这村真的很混杂,下次如再遇到什幺事情你可直接找我!」渐渐,我知道伟明原来也是村内出名的小混混,但这些日子,他都待我如朋友般,而其他的小混混知道我是伟明身边的人,都不敢再冒犯我,这夜,我和伟明及他几个朋友在村内大排挡吃着晚饭,桌上同时亦有几名一起着,这夜他们也喝了不少酒,饭后,一大群人便上了伟明的家裏,伟明着我也一起到来。

  到了他家,众人继续把买来的啤酒畅饮着,我看到他的友人和其他少女正拿着一些像药丸的东西往咀裏送去,我也知道是什幺的一回事,身旁的伟明也正吞服着几颗药丸,只见众人已有点胡言乱语地迷迷糊糊似的,我的内心有点不安,忽然,其中一个青年把一名少女半扶半拉的进了房内,其他的男男女女则在沙发及地上乱作一团,我看着伟明也正双眼呆滞地倚在沙发上,我有点便急,我跨过地上的男女正朝到洗手间方向,忽然,那半掩着门的房内正发出着一点声响,我朝着房内一看,我不禁大惊着,刚才被带进房内的那少女,此际正下身赤裸着地被那青年强按在床上抽着,少女像是不很愿意似的,但被青年紧按着双手在头上位置,青年像是发现我的窥看,我吓得急步地跑进洗手间内关上门。

  我坐在马桶上,心中开始有点慌张,我心意已决,待会出去后便马上离开便是,洗过手后,我开了门,眼前厅中的情况令我吓了一跳,只见这边下身赤裸着的少女正伏在沙发边,一名青年在少女身后正褪着身下的牛仔裤开始有所动作,那边的地上,两个青年正联手脱着地上那少女的衣服,少女似是惊惶地挣扎着,看着他们边脱着她的衣服,边在她身上乱摸着,我吓得正要朝着门口方向步去离去之际,冷不防我的手已被捉着,只见伟明把我硬拉到另一边的房内。

  「伟明,不要,我想我要回家去了!」这时伟明已紧紧的抱着我,双手已在我的胸部乱摸着,我大惊地推开他,但他强拉着我并我面额上吻着,我尝试挣开他,这时伟明很兇恶地说,「这些日子,村内所有人都知你是我的人,如不是我,你早已给那些小混混拖到一旁轮姦了,现在你只是给我一个人干,已经算是走运了!」我知这次我是送羊入虎口了,伟明一面恐吓着我,一面推到我在床上,这时他正粗暴地把我的衣服强脱着,「不要,救命,不要这样!」我拼命地揪着衣裤,伟明把手伸到我衣内扯着我的胸罩,胸罩带已被扯断,伟明很轻易地在我的乳房乱搓着,牛仔裤钮已被解脱,裤链亦已褪了下来,内裤亦正暴露着,伟明这时已更显得疯狂,床上正一片混乱,我拼命扯着牛仔裤头,伟明已发疯地和我在床上互扯着,这时,门外沖了另一个青年人进来,只见他把我双手捉着并紧按在头上位置,伟明这时很易便在扯下的的牛仔裤和内裤,二人再合力地把我的上衣和胸罩脱下,此际我已身无寸褛了,我双手被他们紧捉着,我唯有不断乱撑着双腿地挣扎地反抗,这时青年正箍着我的颈地紧制着我的上身,伟明正把身上衣服逐件脱下,跟着爬到床上来,只见他已捉着我乱撑着的双腿,下身已挤到我的胯下,硬物正满布青筋地向準着我。

  伟明握着硬物正扫着我的阴道,我咬着牙关地拼命扭动着腰肢,身后的青年把我箍得透不过气来,一下挺前动作,硬物已闯进我的体内,小五时的痛楚再度涌现到我的胯下,我发出痛苦的叫声,我流着泪地忍受着这痛苦,胸前和各处正被四张手不断抚摸着,身后的青年说,「明哥,一会儿我也想尝尝这漂亮妞儿!」只见伟明点一点头,我听到后大惊,他们居然要轮姦我,我又再次猛烈挣扎着,青年见状,立时把我箍得更紧,我开始求饶,「不要,请不要这样,呜 ~」伟明正擡起并压着我双大腿地抽插着我,我清楚看着伟明的巨物在我阴道内进出的情况,湿漉阴茎夹杂着白色的湖状液体狠狠地插到我的深处,伟明示意青年放手,只见他把身子压上来并紧抱着我,一张臭咀不断吻着我的面额,我拼命摇着头地闪避,此际,身下体内正感到一阵暖流涌现着,伟明正把精液射进我体内,抽插的动作开始缓慢,伟明拔出了阴茎,正把我放开之际,已光着身子的青年已急不及待爬到我身上,只见他已硬得发涨的阴茎很快便插进我的阴道,我已无力再挣扎,只好默默地再次承受着另一个人的奸辱。

  禽兽们已离开了我的身体,我看着他俩走出了房后,我急忙找回四散的衣服穿上,我在房门边偷偷看着厅外的状况,只见众人像衣衫不整地布满厅中每一角落,伟明和刚才那青年像瘫痪着般躺在沙发上,我坐在房门边待了一会,这时,有二名少女正和我一样,面带着惊恐地蹑手蹑脚般行到门去,少女们看到我,跟着示意我一起离开,只见其中一名少女握着门锁,一个意会,少女打开门后,我们便一起沖出屋外,跟着便像发狂般直奔到楼下,再向前不断地跑,直到我们认为是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。

  我们三人正气呼呼地坐在地上,但仍不时看着四周,生怕不知会否被他们追赶到来,应该安全了,我们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,此时,三人同时落泪,二人的名字是琦琦和美芳,也是住在同一屋村的,和我一样,也是在破碎家庭中长大,琦琦刚和那小混混刚在昨天才相识,而美芳则只是另一小混混的普通朋友,但我们却在同一天一起遭遇到这不幸的经曆,美芳最可怜,刚才还是她的第一次,而且还是被两人紧按在地上进行,美芳说着刚才的事,已激动得有点情绪失控地狂哭着,我和琦琦连忙安慰着她,但想到自己何尝不是也遭二人轮流侵犯,想到这裏,我也哭成泪人似的,三人开始商讨着,始终我们是在这村居住,每天仍要在这裏出入,难免再度碰上他们,到时真的不知怎办,这时,我们立下主意,决定报警,把这班人渣绳之以法。

  很快,警察依着我们所提供的资料,把伟明一众人等拘捕后,不久到了上庭当日,众人各被判着不同的刑期监禁,我们三人步出法庭后,知道判决结果后总算松了一口气,这天风和日丽,阳光普照,想着这些日子以来,我们每天都过着诚惶诚恐的日子,今天,终于等到事件的完结,我们牵着手,琦琦说,「今天总算是我们三人的大日子!」美芳认同地说,「是呀,这天对我们来说真是值得纪念!」我说,「那幺,我们就把今天定为我们三人的重生日,以后每年我们三人都要在这日一起庆祝度过吧!」琦琦和美芳也点头同意。

  【完】